(原标题:洪秀柱:国民党如果要“去中国化”,不如解散算了)

1月11日晚,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选举结果和民意代表选举结果出炉,国民党在两处“战场”均不敌民进党,反思败因,党名更换一说又甚嚣尘上。

而“现在惨败之际,那些‘台湾国民党’的阴影重新浮现,又再拿出这个无法发言自辩的‘九二共识’作为代罪羔羊,真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据台湾亲绿媒体《自由时报》1月14日报道,选举惨败后,国民党内又有人趁机“建议”改党名来“争取认同”。台南市议员蔡育辉宣称,中国国民党成立以来,历经多次更名,如果改名可以让更多人认同,选举可以胜出,可以考虑。

《联合报》发表评论称,“国民党的内涵是什么?‘党国体制’、封建思维、两岸路线,无疑才是加深刻板印象的主因。改名只是微整型,效果就像戴假发、面具,甚至隆鼻、丰胸也一样,一旦被掀开假象,总有一天还是会露出真面目。”

能让老百姓切切实实用上好药,能用得起好药,对整个医药行业生态环境净化有积极作用。比如用带量采购来根除带金销售,通过医保预付,医院的结余激励,能够营造一个新的、比较健康的利益机制。

记者梳理发现,即使药品大幅降价,部分产品降价进入医保后也都实现了不同程度的放量,例如针对肿瘤等领域的产品,带来的放量效应却更为可观,有药物甚至在入医保后第二年放量达180倍。

降价后9400多一盒,这样两盒药报销完以后,个人只需要承担每月3800块钱不到。这样一来,我们家买药的钱肯定是没有问题了,而且生活质量也肯定会有所提高。

以量换价进入医保之后,销量一定有保证。很多药品上市时间都已经非常长了,目前也将面临同类品种的竞争,或是生物类似物、仿制药的冲击。所以对这些企业来说,降价进医保迅速抢占中国市场,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比较理性的选择。

对此,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在14日反驳道,国民党“回魂”的重点是要能够论述自己的中心思想,如果真“去中国化”,不如解散算了。

强力地在医院促销的模式已经走到尽头,这些传统的仿制药企业今后可能面临非常残酷的遭遇战。如果参与不了招标,如果没有中标,可能很快就被市场淘汰。

她一再强调,政党要树立品牌、核心价值、中心思想,国民党在历史上有特殊的责任,是创建中华民国的政党,该如何与时俱进,让年轻人一起参与、了解,而非放弃思想论述,绝不可能接受“去中国化”,如果这样,国民党可以提早走入历史。

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 还要和现有的报销政策衔接,有些是纳入普通门诊的,有些是纳入门诊慢性病的,有些是按照病种来付费的,这可能跟各个地方不一样。

平安证券研究所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叶寅也认为,以量换价对企业来说也是一个理性选择。

药价降低了,老百姓长舒了一口气。但药企怎么想呢?低药价会不会打击企业研发生产的积极性呢?西安东盛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郭家学说,带量采购某种程度上成为了激发药企研发生产的动力。

“天价药”降到“地板价”,实惠看得到!

这次目录调整,最大的变化就是降幅明显,大概价格降幅在60%左右。

新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的正式启用,让患者真正享受到了部分“天价药地板价”的福利。1月1号零点,北京各大医院相继完成了医院信息系统升级更新。共有2643个通过常规准入的药品以及97个通过医保谈判进入的药品纳入医保目录,患者负担大幅度下降。

济南市民齐清菊患有腹膜癌,需要长期服用奥拉帕利进行治理。奥拉帕利之前的市场价格是一盒24790元,每月需要两盒,费用将近五万元。这对于一个工薪家庭来说难以负担。从今年1月1号起,新版国家医保目录正式启用,包括奥拉帕利在内,97个药品经过谈判进入新版医保药品目录,不仅价格降低了,还能纳入医保报销。这给齐清菊一家带来了希望。齐清菊说,她就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在北京某医院拿药的市民付晶林: 以前5700元,现在进入医保了,我们花几百块钱就能用上这种药了!

台南市议员洪玉凤则称,“中国”这两个字让国民党“压力沉重”,改名一事,不妨由党员一起投票决定。

在洪秀柱看来,国民党对于自己的核心价值、中心思想,已完全丧失论述能力,因此不是要符合主流民意,不是人云亦云,而要树立自己的品牌。

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司长钟东波说: 改革之后,降低了企业的交易成本。企业不用做带金销售,所以企业都能够及时回款。

《中时电子报》指出,“国民党这次的惨败其实很清楚,如果不是党内有权者私心太重,各个汲汲营营于私利算计,骑墙观望,该支持的不支持,该出来的时候不出来,一定要等韩国瑜的形势垮到一定程度才肯出面,彷彿这样才能显示其重要性,同时又不会妨碍本身未来的大位竞逐,否则以蔡政府的执政之烂,民心对民进党之厌恶,国民党怎可能败成这步田地?”

齐清菊的女儿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治病的药钱降了下来,家里的负担减轻了不少。

本月17号,第二批药品带量采购将启动。这一次带量采购涉及33个品种和上百家药企,其中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用药有望大幅降价。预计今年4月全国患者将用上第二批国家集中采购中选药品。国家医疗保障局副局长陈金甫说,带量采购让百姓能用上好药,也能营造一个健康的医药环境。

对此,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表示不能接受。据台湾“联合新闻网”报道,14日,洪秀柱在台南举办感恩餐会时表示,虽然选输,但很多人仍对国民党有期待,希望国民党能快“回魂”,重点是能够论述自己的中心思想,不能人云亦云,如果真要“去中国化”,不如解散算了。

根据测算,在新版《医保目录》中,谈判降价进入医保的药物平均降幅为60.7%,部分进口药品甚至给予了全球最低价。比如说,此次纳入医保目录治疗丙肝的药物就是全球好药,只要每天服用一粒,连续用药12周,丙肝病毒治愈率就达到98%以上。在新增的70个药品名单中,三种治疗丙肝的药物首次被纳入新版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平均降价超过了85%,覆盖到所有基因型患者。

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主任医师李俊义: 因为费用问题,好多患者没有及时就诊,一个疗程下来费用至少将近70000元,这对患者来说是很大的经济负担。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医保办公室主任张彤彦告诉记者,这一次医保药品目录最大的调整就是降幅明显。

此前,高昂的药价让很多患者望而却步,在新版目录刚公布后,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就开始执行新的丙肝药物价格,治疗所有丙肝基因型患者的药品丙通沙原价由70000元降到了13000元。不到十天,医院里治疗丙肝的药物就快卖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