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RSNA,有件比较反常的事,中国的医疗AI参展企业正在减少。”

自2015年以来,各大国际顶会上的中国AI企业逐年剧增。而今年特地设置了人工智能展馆的RSNA,却在首度重仓AI之际,迎来了中国赞助市场的第一次遇冷。

北京和睦家医院陆菁菁:今年的主题是“see possibilities together”,我认为其含义比较开放,展现了一种趋于冷静而又充满期待的态度。

大家逐渐认识到,AI是计算机辅助诊治的延伸和发展,并不是横空出世,也做不到无所不能。大家对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的狂热趋于理性,更有利于对AI研究方向的把握。AI不是用来取代医生的,而是为了帮助医生来更精准、更高效地为患者服务。

针对此,雷锋网采访了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联影智能联席CEO沈定刚;东软医疗CEO武少杰;西门子医疗大中华区总裁王皓;北京和睦家医院放射科主任陆菁菁;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周少华;中山大学教授、柏视医疗董事长陆遥;推想科技CEO陈宽;商汤科技副总裁张少霆;深睿医疗高级副总裁李朝阳;数坤科技研究院院长郭宁等在内的多位专家,试图从学者、医生和企业家们的眼中,发现RSNA 2019不一样的风向与未来。

对于大女儿乐乐,吴丽直言:“生不生二孩,青春期的烦恼都在那里,面对的问题一点不会减少。”

至于See Possibilities Together,我个人理解这也是医学发展、医疗AI企业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那就是“以患者为中心的医患互动”。正如今年的大会主席Jackson教授在主题演讲中提到的,“AI可以使我们重新调整耗时的工作流程,从而为放射科医生创造更多与患者直接互动的机会”,医学AI企业辅助医生从繁杂单一的工作中解脱出来,从而有更多时间进行临床科研以及病人关怀等工作,医生、企业、患者一同努力,合理推动放射学的进一步发展。

国内的赛迈特瑞公司也做了具备中国特色的结构化报告系统,对双肺、肝脏、前列腺等设计了精细而科学的模板,但由于中国报告量很大,医生普遍的工作负荷远超过国外的医生,所以模板的精细和出报告的效率之间需要维持微妙的平衡。该系统是否能在国内得到广泛的应用,还有待观察。

北京和睦家医院陆菁菁:RSNA作为全球最大的放射领域盛会,可以提供最新最in最全面的知识更新、开拓眼界、增进沟通的机会。这也是全球五万多人在这么一个冬日、不惧寒冷来到芝加哥的唯一原因。

北京和睦家医院陆菁菁:国内的AI相关文章,关注不多。似乎影像组学的研究占据大多数,而在算法优化方面则比较少。

伦琴是谁?一言概之,这位大神是“放射学”的鼻祖,在1895年发现了X射线,揭开了20世纪物理学革命的序幕。据说,在一次“小黑屋”里做实验时,他用黑色硬纸给放电管做了个封套,他看到封套没有漏光而满意。可是当他切断电源后,却意外地发现一米以外的一个小工作台上有闪光,闪光是从一块荧光屏上发出的。后来,X射线就慢慢的被发现了。

至于医疗AI的亮点,个人觉得医学成像领域值得关注。不管是包括扫描流程优化和重建算法优化的前端AI,或是主要针对DICOM数据,提高疾病诊断能力或者优化后处理的后端AI,都有新技术展现。

医疗AI学者与医生的参会体悟

楠西说,从那次单独陪儿子看电影之后,她经常找机会带着女儿和儿子一块玩,并一本正经地跟小格讲:“妹妹是妈妈生的孩子,你也是妈妈生的孩子,妈妈才都要管啊!你把妹妹管好了,妈妈赶紧做事,才有多余的时间单独陪你学习、看电影、去公园。”

雷锋网:相比于去年,今年的RSNA在医疗AI方面都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掐妹妹事件”爆发当天晚上,楠西安抚了儿子,并向他表示了歉意。从第二天开始,每天下午儿子放学她都亲自去接,晚上也尽量抽时间陪他做作业、下楼玩儿。有一天放学后,楠西直接把他带到了电影院看电影,又从包包里拿出他爱吃的肯德基套餐,儿子高兴地挎着她的胳膊,动情地说:“妈妈,原来你还记得我爱吃这个啊!我还以为你只管妹妹了,把我什么都忘了呢!”弄得楠西鼻子一酸,觉得亏待了儿子好多似的。

难怪,楠西发现,妹妹的玩具经常找不到,莫名其妙地跑到沙发底下最里边去了;难怪,妹妹的布书上,被人用水彩笔画得乱七八糟;难怪,妹妹没用过的干净尿不湿,出现在洗衣盆的脏水里……原来,这些都是儿子故意干的好事。

国内参展的AI公司数量上较前减少,可能是市场和时间起了一定的选择,在产品上较前有所迭代升级。

著名青少年心理学专家、清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人文学院素质教育研究与发展中心执行主任宋少卫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青春期的孩子都格外敏感。生了老二,千万别让孩子产生突然被父母抛弃的感觉,在照顾小的过程中,要让大的参与一起照顾小的。有了这个过程,他就会觉得爸爸妈妈还是跟我一起在做一件事情。”

青春期什么都不耐烦,只对妹妹耐烦

整体而言,医疗AI进一步发展分化:

事实证明,两个孩子是比较好教育的,他讲出了一个真理,大自然有生态平衡,人口也要有平衡。有两个孩子的家庭相对比较平衡。“此前,为了二胎很多人付出了一些代价,在我看来,这些付出是有价值的。”孙云晓说。

楠西说,自从自己怀孕不方便出去以后,的确很长时间都没带儿子出去旅游或者逛公园了,也很少带他看电影。女儿出生后,哭闹时间多,全家人都围着小的转,轮流抱着哄着。有时,楠西让小格看管一下妹妹,小格一脸不开心:“妈,这是你生的孩子,为什么要我来看啊?我不想和她玩,我想玩自己的。”

今年大会扩增了一个专门的AI showcase的展区。我看到国际上AI的产品或者服务分支越来越广、服务更加细化、操作界面更加友好,在开发产品时更加注重医生的伙伴身份和顾问作用。

这些变化一方面是医学界对工业化社会的灵魂拷问,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医学专家们对技术进步持有乐观态度,认为AI确实能够节省更多时间和提高质量,从而让医生进一步提升和患者的接触,也能同步提高自身的满意度。

小格说完冲进了自己的房间,接着,她听到文具和书本被扫落到地上发出的“砰砰”声,还有一声高过一声的嚎啕大哭。

我们习惯性地认为生二孩,是为了给老大一个伴,习惯性地认为哥哥或姐姐肯定是喜欢妹妹或弟弟的,认为这是本性,也习惯性地认为哥哥比妹妹大,要懂事,妹妹闹的时候,哥哥得理所当然地让着;妹妹哭的时候,哥哥得哄着……

我尤其关注了报告结构化、3D可视化和打印方面的进展。

3D打印在牙科和骨科等方面的应用先进性仍然是不可取代的。

其次,中国企业在展会的影响力有很大的提升,表现在来自中国的企业在RSNA的参展规模与日俱增,中国人和华人参会人数比例也在不断增长。在大型影像设备展区,中国企业联影的展台面积和参展规模已经属于第一梯队,而来自中国的迈瑞、东软、万东、汕超等大量企业的参展规模也有明显提高。特别是在人工智能专题展馆,有来自中国的大量企业,跨国公司的人工智能领域的参会员工中也有很多中国人和华人。 

中山大学陆遥:其实一直以来,不管是医疗行业或者其他行业,人们对于AI赋能某个领域所持的看法,其变化轨迹都是相似的。

雷锋网: 您有没有关注今年RSNA上的论文?我们之前曾注意到,这次RSNA论文中病例数超过10万、1万的论文中没有中国学者入选,中国80%的发表中所使用的病例数都在1000以下,这是不是一个很明显的问题?说明了什么?

在结构化报告方面,北美的Nuance公司、德国的Smart report公司都展示了很先进的应用。Nuance系统可以自动匹配报告模版,将AI产品整合入报告系统,不仅可以自动识别病变、预警,而且可以产生对病变描述及印象的文本,即时嵌入在报告中。Nuance的报告系统可以帮医院选择适应其病人特征的AI应用,类似于苹果手机的APP一样,可以灵活地选购和使用,并且据称,Nuance系统还可以在医生使用时即时回馈AI公司其产品应用方面结果不准确的地方,从而不断修正和赋能AI产品,也使得该产品更适应于所在医院的使用场景。但是这个系统应用场景是医生采用dictator进行语音输入的,可能并不适合于我国放射科医生的使用习惯。

“大女儿和我们的冲突多一些,和妹妹之间一点冲突也没有。对于大女儿的青春期,两岁的妹妹起到了一定的缓和剂作用。”吴丽说。

北京和睦家医院放射科主任陆菁菁教授向雷锋网表示,这一现象背后,市场和时间起了筛选的作用。

只有医生、患者、管理者、科学家等多方面的合作才可以使得医疗服务更加高效、更加创新的同时,还能做到提供以患者为中心的有温度的服务。这也就是“see possibilities together”的意义所在。

“我们一般会并排骑车。那天车流量很大,拐弯的时候,我对她说‘往右并一些,一前一后骑’。她似乎没有听到我这句话,还在我前面慢慢骑,我就往右靠了一下。这下可了不得了,她和我吵了一路。”大女儿不停质问吴丽为何要故意挤她,居心何在?“首先我提醒过了你靠右走,其次我并没有故意挤你。”吴丽一再表白。

面对这三个“灵魂拷问”,医疗AI的局中人该何去何从?

AI赋能医疗一度被认为是一种具有“颠覆性”的诊断方法,它极可能在未来很大程度地改变临床诊断路径和临床应用场景。甚至有人觉得人工智能在将来也许会全面替代影像学家。然而,随着人们对AI研究的不断深入和相关技术的爆发,这种焦虑感已经逐渐地淡化,取而代之的是更好地接受并应用相关技术。AI正作为一种辅助工具被越来越多的影像学家用来解决各种临床问题,以便更好地为患者提供服务。

另一方面,患者在接受医疗服务时,更愿意与医疗团队互动,对自己的影像学结果也有极高的关注度,希望医生能从影像所见角度进行解释,以对身体和疾病状况获得更好的认识。

吴丽今年44岁,两年前作为高龄产妇的她生下二女儿。如今,大女儿乐乐正读初二,二女儿已经两岁,为了照顾两个孩子,吴丽选择在家当全职妈妈。

最后,插播一条小小的【科普帖】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首席专家孙云晓说:“实际上,生二孩对老大的心理有非常大的挑战,即便孩子步入青春期,成了小大人,但对于当哥哥或者当姐姐却没有经验,无知、充满恐惧感,需要父母帮助。如果父母和家庭忽视这一点的话,对孩子是很大的伤害,未来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也不可预测。如果老大心理问题不解决,也许他会恨老二,会用各种方法折磨老二。”

二、参展公司来自越来越多的国家。除了中国、美国、西欧列强、韩国、日本等,印度、俄国、立陶宛、台湾等大小国家地区多有公司参展,真正亮点不多。

孙云晓说,在生活中,很多人为二孩承受了很多,比如做全职母亲,这是生孩子的合理的愿望和现实之间的矛盾,生二孩是合理的,永远是合理的,要求是正当的,是符合人类的发展基本需要的。苏联时代有一个妈妈教育不好子女找到教育家马卡连科求教,他给的建议是“那你就再生一个”。

“我忘了,其实小格也只是一个小孩。”楠西说,平时我忙于照顾小的,把小格交由奶奶管理,由奶奶接送他上学,晚上陪他散步。他虽然什么都不说,暗地里却不知吃了妹妹多少醋,他讨厌妹妹夺去了父母对他的关爱。

一瞬间,楠西惊呆了,说实话,她从没有想到儿子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只是心急责备了小格两句而已。小格的哭声,让楠西心里又心疼起孩子来。

希望在AI能逐渐分担医生的重复机械工作,这样医生才能有更多的时间用来和患者沟通、交流,去参加多学科讨论。今年RSNA主席Valerie P. Jackson, MD的主旨演讲“A Matter of Perspective: Putting a New Lens on Our Patient Interactions.” 也呼应了这个主题思想,她提出在新的形势下,面临着爆发增长的工作量和逐渐兴起的AI服务,影像医生该何去何从?

3D可视化、打印和增强现实的应用:这方面的进展处于一个不温不火的状态。主流观点仍然有两大派,一派认为使用3D可视化形成虚拟的三维效果,足以满足患者教育、术前计划及术中导航的需求;而另一派则认为3D打印出来的实物才能更好地进行患者教育,也可以作为外科医生术中的直观而重要的参考。

她提出,影像学医生不应该只是在“小黑屋”里、长久端坐着对着电脑完成影像报告,而是要走到病人身边,走到多学科团队中去,这样才能有更好的工作满足感,起到更高的团队角色作用,也能有效避免影像医生目前常感觉到的孤立感和职业耗竭。

吴丽说,她和乐乐之间的“吵点”几乎都是小事儿。比如进女儿的房间没有敲门,女儿会特别生气地大吼一句“出去”;比如上厕所,乐乐总是拿着手机进去磨叽半个小时,她在门口能气得暴跳如雷;又比如女儿整天都拿着小镜子照呀照,刚说她两句,大女儿就对她翻起白眼。

当青春期“老大”正碰上二孩时,父母应该如何应对家庭的这一特殊时期,成了很多二孩家庭的难题。

2019年RSNA主办方将人工智能展区扩展成一个专门的展馆,还将传统RSNA的两个展馆扩展到了三个,这在RSNA历史上非常罕见。同时,除了在专题展馆的130家人工智能公司,大部分参展的设备企业也在积极拥抱AI技术,包括展台规模最大的GE、Siemens、联影、Philips、Canon,都在全面推介自己的AI产品和技术。

北卡罗来纳大学沈定刚:有亮点的文章不多,至于提到的中国发表的论文中病例数不多,这说明数据共享的重要性,应该是下一阶段国内需要关心的问题。否则,做出来的方法很难应用于临床。

本篇为RSNA系列报道的上篇,主要摘录了雷锋网与多位医疗AI学者、医生对话内容。

影像学随着精准医学的兴起、在大数据时代的环境中,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和挑战。影像学医生的工作量增长很快、检查报告周转时间缩短,传统的工作方式不适应于新的形势,如果不进行改变,医生的工作满意度下降、容易产生职业倦怠。

中科院计算所周少华:与MICCAI相比,论文技术偏临床,技术含量相对不足,所以并没用注意到特别突出的文章。我倒是注意到crowds-cure.org有个演示,请求医生在参会期间花点时间免费标注CT病灶,做些切实的行动来缓解数据标注不足的问题,吾心戚戚。

北卡罗来纳大学沈定刚:相比于去年,感觉今年RSNA最大的变化有两个:人工智能在医学影像领域发展非常迅速;中国企业在展会的影响力有很大提升。

德国的Smart report公司产品则是基于网页browser的,在报告的图文展示、指南或参考的智能推送方面做的非常好;生成的报告图文并茂,而且不失其准确性、条理性和科学性。在肝脏、心脏、肌肉骨关节系统、肺等多个系统有成熟的应用。使用这家公司的报告框架产品不仅可以使报告更加规范和全面,而且也可以提高医生的出报告效率。这个产品是基于打字输入的,只要进行汉化,就可以较好地在中国使用。

暗地里不知吃了妹妹多少醋

“服务多而没有特色,领域深耕不足,定位不明确或者试图超越医生的定位,市场推广超过真正产品落地的AI公司,目前可以说是面临着真正的寒冬。”

小格盯着楠西,两行眼泪哗地流了下来,冲她大喊:“谁让她那么讨厌,总是哭,哭得我做作业都没心思了。你们偏心,只爱她,她不哭的时候你们爱她,她哭的时候你们还哄她,她做什么都对,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过我?”

幸亏,有了妹妹。“姐姐青春期什么都不耐烦,只对妹妹耐烦,她所有的好脸色都给了妹妹。”吴丽说,平时,乐乐会给妹妹喂饭,带着妹妹看动画片,晚上睡觉的时候给妹妹讲故事。乐乐对她说:“我出生的时候有两公斤,一公斤是肉肉, 一公斤是可爱,长大了肉肉越来越多,但是可爱并没有增加,于是就显得不可爱了。”

此外,这次RSNA上AI领域还有一大亮点——AI从医学影像辅助诊断方面的应用,已经扩展到整个行业的方方面面。比如通过计算机视觉优化和检查工作流,实现一键智能定位;或者通过智能算法对图像进行采集阶段的优化增强,例如在X线产品中表现为降低剂量和噪声,在MRI产品中表现为极大提升采集速度,在分子影像产品中则可以同时降低放射剂量和噪声,并提高采集速度。

雷锋网:从16年-19年的大会主题,我们可以看出,AI的主流观点也从怀疑到憧憬,再到冷静,而今年的主题是“see possibilities together”。您如何解读今年的主题?

2019年5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的《2018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中国出生人口1523万人,二孩占比保持在50%左右。在这其中,又有多少青春期的孩子遭遇新出生的二孩,面临和弟弟或妹妹一起成长。

“你看,妹妹脸都冻凉了。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儿扯。”“和我妹没关系,我说的是你,今儿你必须跟我道歉。”最后,吴丽只好满心委屈地“假装”给大女儿道个歉。吴丽说:“到了青春期,大女儿像一头牛一样,谁在她身前晃悠一下,只要看着不顺眼,就会尥蹶子,发脾气。”

让青春期娃一起参与带二孩

中科院计算所周少华:影像设备方面的主要趋势是智能化、专用化、小型化。影像设备一般是通用型的,要兼具所有功能,操作复杂;是高大上的,价格昂贵,体检庞大。智能化可以减低操作复杂度,提高数据采集扫描和影像阅片诊疗效率。专用化与通用化背道而驰,不再是一机多用,而是专机专用。小型化意在缩小体积,整个机器更加灵活可用。HyperFine是个小型化的典型例子。

孙云晓说:“老大和老二的矛盾是所有家庭都有可能面对的。作为独生子,过去老大独享了父母的爱,现在有了老二,父母得帮助孩子接受和适应,并且帮助孩子消除恐惧。权利和责任是对应的,这两者是统一的。”

小格只好不情不愿地妥协了。有时候,他也像个婴儿,在客厅的爬行垫上带着妹妹一起爬,又给她读故事书,陪她玩玩具。最近妹妹正在学走路,他看到妹妹晃晃悠悠站起来往前走,担心妹妹跌倒,会赶紧跟到旁边去保护,挺有哥哥样儿的。

“这些事情都和妹妹没有关系。”吴丽说,大女儿和她闹得最凶的一次是因为骑自行车。每天放学,吴丽都会骑着自行车去接大女儿,两岁的小女儿就坐在自行车的前梁安置的小筐上。

雷锋网年度评选——寻找19大行业的最佳AI落地实践

创立于2017年的「AI最佳掘金案例年度榜单」,是业内首个人工智能商业案例评选活动。雷锋网从商用维度出发,寻找人工智能在各个行业的最佳落地实践。

中科院计算所周少华:其实,大会永远的主题应该是为病人创造价值。价值的创造来自于不同的维度,所以每人对大会主题都可以有不同的理解和注解。个人认为,今年的主题强调合作共赢。

2016年的主题演讲提到的更多是影像界通过新技术的注入将迎来更好的发展,需要积极结合新技术给行业带来变革。2017年和2018年是这个变革的过程,医学影像界从医疗机构到设备和技术提供商都在这个主旨下积极的努力,转移各种新技术突破到医学影像领域形成不同的应用。

2017年,RSNA出现了专门的Machine Learning展区,约有几十家公司参展;2018年这一展区参展企业扩展到接近100家,并且同期会议上发表的人工智能相关论文数量大幅提升,还出现了专门针对放射界的培训课程。

宋少卫建议父母可以对老大直言:“父母的时间总是有限的,有了小的,照顾你的过程当中一定会有忽略,或者说会有一些时间上的减少,但是我们还是很爱你。”

“不妨坦白地跟孩子说有了老二的忙碌。家长越是掩盖、越是掩饰,青春期的孩子都很较劲儿,会觉得父母特别虚伪。”宋少卫说。

此外,RSNA 2019主席在主题演讲中也并没有谈及AI,而是强调医生在人文和伦理角度的职责。要知道,这场起源于1915年的放射领域学术年会,被誉为“全球放射学界仰望的风向标”,是最能代表行业未来发展方向的顶级医疗盛会。

“以前大女儿单独睡一个房间,经常熬夜到11点多,有时候还失眠。后来,我让大女儿也和我一起睡,妹妹睡在我们两个中间。没有想到,乐乐特高兴,每天给妹妹抓背,一到晚上9点半就准时上床,生怕影响妹妹的睡眠。”

你们知道RSNA最初叫什么吗?RSNA一开始并不是这个名字,而被称为西方伦琴学会(Western Roentgen Society)。

一、应用越来越分工化。从重建增强到辅助诊断治疗,各方面的AI应用五花八门,花样繁多。辅助诊断应用除了胸透、CT肺、钼靶乳腺、CT脑卒中等常规动作,还用各种脑病、心脏、骨骼、器官分割、超声测量、红外乳腺等自选动作。

见证历史,总是幸运的。难道不是吗?

今年在主题演讲中其实没有特别提很多AI,而是更多地思考这些新技术带来的效率提升和质量提高之后从人文和伦理角度医生应该干什么,不是仅仅用这些技术提升效率,还应该积极思考医学的本质,建立患者关爱和信任。基于这些技术进步带来的效率提升,有更多机会让医生离开显示器去直接面对患者,而不是继续增加患者的数量。

有一次,帮着照看小格的奶奶有事外出了,女儿睡醒了在床上哭,正上厕所的楠西就喊小格:“哥哥,赶紧去哄一下妹妹。”然而,她却听到女儿的哭声越来越大了,就急匆匆地从厕所跑出来,楠西看到了让她惊讶的一幕:儿子站在妹妹床前,右手掐着妹妹的脸蛋正左右拧着。楠西急了,生气地冲他大喊:“你揪妹妹脸干啥?像个哥哥吗?”小格赶紧缩回手,女儿的脸蛋上有三道明显泛白的指甲印。楠西好心疼小闺女,真想把小格揍一顿。

作为一个新兴领域,中国AI的发展可以说和行业齐头并进,部分技术突破和引领了行业发展。比如联影首发的ACS磁共振智能加速技术,目前已经提交美国FDA申请,通过结合AI和压缩感知对MRI成像进行加速,相较于传统技术可以实现最高40倍的加速,在临床应用上,一个传统的头部神经检查可以由原来的20分钟减少到1分钟,极大地提升了临床效率。

宋少卫说:“如果说有一个青春期的孩子,又生了一个二孩,这个时候最好的方式方法是让青春期的孩子感觉到二孩是自己的,能够照顾弟弟、妹妹是自己的价值所在,因为孩子在青春期的时候需要成人感、需要价值感,如果让他能够多去参与照顾弟弟妹妹,其实孩子会很自豪的。”

宋少卫曾经有一个18岁的学生,这个学生抱着自己几个月大的弟弟出去玩儿的时候,好多人逗他说,“呦,你都会生娃儿了!”他的学生一点也不生气,特自豪地跟人家说:“这是我弟弟,带着他就像是照顾我自己的孩子一样。”

总的来看,服务对象专注度高、能真正快速融入医生工作流、辅助医生极大减轻重复工作量的AI产品,是目前生命力较强的。对应来说,服务多而没有特色,领域深耕不足,定位不明确或者试图超越医生的定位,市场推广超过真正产品落地的AI公司,目前可以说是面临着真正的寒冬。

中山大学陆遥:今年设备厂商和往年一样又展出了许多新的产品,但AI无疑是今年的亮点和热点之一,不难发现,今年除了中美日韩、西欧列强等,印度、立陶宛、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也多有医疗AI企业参展。

我们相信,如果你像伦琴一样热爱我们关注的医疗AI。那么,你也终将见证这个行业最光辉的一刻。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北卡罗来纳大学沈定刚:AI已从一个热点技术逐步变为了大家接受的工具和方法,并充满期待。

说这件事的一个原因是,我们需要一位和我们见证医疗AI发展的记录者。我们希望你,可以为了一段好的故事,拥有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不断雕琢的勇气与决心。我们也希望你,能够在灵光闪现的一刹那,把它毫不犹豫地记录下来。

到了家门口,女儿抓着她的自行车不放,说:“你这人不诚实,走,我们去找交警查监控录像!”“你有病吧!你这是在耽误我的时间。”吴丽说。“你才有病,你是个疯子,以后别来接我。”女儿说。